bruce@bokeoedu.com +86 188-2367-2515

独家|疫情之下,美国托育费最高上涨70%,儿童照护问题怎么解决?

by 刘朝霞   来源: 加盟托育
2021-08-13 11:58:42

刚刚过去的2020年,新冠疫情给各行各业、不同群体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疫情期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开展了多项研究工作,关注疫情之下的儿童营养、民间组织、中小企业,也采取了力所能及的行动,支持中国欠发达地区防疫以及海外抗疫。

目前,尽管疫情在中国蔓延的势头得到有效控制,但全球疫情在短期内并不会结束,疫情给经济社会带来的影响仍未消退。

基金会儿童发展中心技术主任、医学博士、公共卫生学博士杨一鸣身在美国,关注到疫情对美国儿童托育的影响。

她指出,儿童托育责任作为美国经济“重新开放”战略的一部分,是美国各层次决策者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本篇要点

新冠病毒的暴发暴露了美国的儿童托育危机——缺乏获得优质儿童托育的机会。

美国联邦政府今年年初通过了CARES法案,但后续还需采取更多措施。

儿童托育对经济和女性劳动参与率有重要影响,对经济复苏至关重要。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拟启动儿童托育计划,希望打造一支21世纪的托育和教育人员队伍。

美国儿童托育现状

政府的早期学习和托育项目及资金情况

低收入家庭的儿童从出生开始,直到5岁都受益于一系列联邦计划。每项计划都有具体的立法和监管要求,针对不同的年龄群体开展,计划覆盖范围也包括家访、家庭式的项目和中心式的项目。但是,计划覆盖率非常低。

资料来源:https://www.ffyf.org/wp-content/uploads/2020/10/Oct20_Presidential-Briefing_Book.pdf

第一,儿童托育发展整体拨款计划:仅15%(210万名)符合条件的儿童参与计划;

第二,早期开端计划:仅7%(154,352名)符合条件的儿童参与计划;

第三,开端计划:仅31%(732,711名)符合条件的儿童参与计划。

政府儿童托育项目的局限

目前,提供免费或含补贴的联邦政府儿童托育大型项目包括:

第一,儿童托育和发展总基金(CCDBG)是联邦儿童托育援助资金的主要来源,为低收入家庭提供州管理的儿童托育补贴,但是只有15%符合条件的家庭得到了补贴。对大多数家庭来说,补贴金额太低,不足以支付儿童托育费用;

第二,早期开端计划为7%符合条件的3岁以下儿童提供服务。这些方案在促进女性参与劳动、儿童积极发展方面显示出良好的成效,但只覆盖了小部分需要援助的家庭,可归因为目标定位问题以及资金不足。

现在开端计划每年为100万名低收入儿童及其家庭提供早期教育、综合保健和社会服务,有31%3至5岁儿童受益。

儿童托育从业者几乎都是女性

现在的儿童托育从业者几乎都是女性,她们工资偏低,受重视程度也偏低。

相关研究发现,女性仅占劳动力队伍的一半(47%),但在托育从业者中占到了95%。

其中,有色人种女性在托育劳动力中占比过高。例如,拉丁裔在托育劳动力中的占比为20%、黑人为19%,但两个族群在整体劳动力中的占比仅为8%和7%。

美国以外出生的女性在托育劳动力中的占比为17%,但她们在整体劳动力中占比仅为8%。此外,残疾妇女在托育劳动力中的占比为4%,而她们在整体劳动力中占比仅为2%。

新冠疫情之下的儿童托育危机

2020年11月,美国幼儿教育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Education of Young Children,NAEYC) 对全美6000名保育师调查发现,疫情具有持续性和破坏性。

儿童托育机构面临亏损

美国幼儿教育协会(NAEYC)研究结果显示,56%的托育机构每天都在亏损;44%的托育机构表示无法确定还能继续营业多长时间。

如果入园率维持在当前水平,且没有外部支持,那么四分之一的托育机构、三分之一的儿童之家都将在未来3个月内倒闭(其中50%为少数族裔所有);而在目前,已有一半的受访者表示知道现在已经有托育机构永久关闭了。

资料来源:NAEYC,《新冠疫情对儿童托育的持续影响,2020年4月和2020年12月》

儿童托育项目可能关闭

根据美国幼儿教育协会(NAEYC)2020年7月的调查,在所有儿童托育项目中,有67%项目的预计注册人数将缩减至80%或更低,如果这些项目不能得到公共支持以缩小现状与常态的差距,美国就可能会发生以下情况:

截至2020年7月有7%左右的项目关停,2020年9月这一数字增加22%,11月增加23%,2021年6月可能会再增加29%。只有18%的托育项目预计能维持运转一年以上。

资料来源:NAEYC,2020年7月

儿童托育劳动力规模下降

疫情期间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劳动力面临失业(来源:妇女法律中心)。从2020年4月到2020年7月,只有四成失业人员(42%)重新找到了工作。

截至2020年7月,儿童托育劳动力规模仅为2月份新冠疫情前的79%(来源:妇女法律中心)。

入园人数下降,成本上升

中心式托育机构的卫生开支显著增长,这项开支从疫情前平均占机构预算的0%增加到12%,教学人员费用则从41%降低至33%。在家庭式托育机构中,人员开支也从51%增长到了57%。人员配备费用和卫生用品费用将提高托育成本。

托育费用上涨

疫情期间,学龄前儿童托育费用比婴幼儿托育费用上涨幅度更大。据估计,与疫情前相比,中心式儿童托育机构的费用平均上涨了47%,家庭式的托育费用则上涨了70%。

数据来源:基于在多种互动情境中生成的估测数据,见Simon Worker“新冠疫情期间儿童托育的费用”美国进步中心,2020年9月

https://www.americanprogress.org/?p=489962

儿童托育危机带来的影响

儿童托育危机损害女性权益和经济

儿童托育在保持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因此,儿童托育危机对经济与女性就业都会造成严重损害。

第一,儿童托育危机主要损害的是女性权益,长期来看危害深重。随着学校关闭,大多数母亲退出了劳动就业市场。2020年4月,美国女性劳动参与率跌至54.7%(19世纪8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

相关调查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女性企业雇员曾考虑缩短工作时间或者离职,但没有证据表明父亲受到类似影响(根据麦肯锡对女性劳动力就业的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女性劳动力就业率每降低1%,就会给工薪家庭造成约87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来源:美国进步中心)。

第二,白领可以居家灵活办公,但从事工业、杂货和快餐工作的蓝领工人、环卫工人、护士,以及小商贩等,却明显受到儿童托育服务紧缩的冲击。

托儿所关闭的宏观影响

德国的一项研究说明了关闭学校和托儿所的宏观影响。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如果经济活动完全恢复,但学校和托儿所等机构依旧保持关闭,那么父母就不得不待在家里(照顾孩子),国家将面临巨大的劳动力缺口。

受影响的在职人员比例接近德国失业人员总数的两倍,他们所占的工作时数则达到金融危机时期由于短时工作制而减少的工作时数的8倍之多。

如果母亲比父亲减少更多的工作时间,这将导致性别工资差距的扩大。

德国的调查表明,母亲确实比父亲承担了更多的照顾孩子的事宜。拜尔和库恩(2019)的研究也表明,从父母30岁开始,也就是子女年龄较小,需要照顾的时候,性别职业差距就会扩大,并在20年后产生50%的性别收入差距。

由此可见,如今学校和托儿所的关闭,将可能影响代际流动性和工作场所的性别平等。

拯救儿童托育市场

重新开放美国经济的战略必须包括儿童托育

儿童托育对经济发展影响深远。根据经济发展委员会(CED)的报告,674,332个儿童托育项目(包括中心式和家庭式)共带来472亿美元的收入,雇用了150万名劳动力,对当地经济产生了520亿美元的溢出效应(购买商品和服务)。

除了儿童托育行业提供的直接就业机会外,社区还提供了507,089个就业机会。总共创造了200万个就业机会。(来源:2019年1月31日《国家经济中的儿童托育:2019年进展》)

总经济影响:993亿美元(其中472亿为儿童托育收入,521亿为其他行业的溢出效应);

总收益影响:398.5亿美元(其中241亿为员工薪酬,157亿为其他行业的溢出效应);

总就业岗位影响:200万人(其中150万来自独资经营者,507,089为其他行业的就业溢出效应)。

*数据来源:https://www.earlylearningpolicygroup.com/childcare-economic-impact.html

儿童托育责任作为美国经济“重新开放”战略的一部分,是美国各层次决策者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5000万美国人(占总劳动力的32%)若要重返工作岗位,就必须考虑解决孩子照护的问题。

增加短期和长期的公共投资

在短期层面,增加在健康和安全防护领域的新投入,稳定相关行业。

在长期层面,确保儿童早期系统能全面满足儿童、家庭、幼儿教育者和企业的需求 。

大多数儿童托育机构都是私营企业,但他们所提供的服务属于公共事业。作为支撑美国现有劳动力的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机构在塑造未来劳动力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即在幼儿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培育其潜力,并为他们的终身学习和社会互动做好准备。

拜登的儿童托育计划:7750亿美元的照护服务提案

第一,要为儿童、老人、退伍军人和残疾人等群体提供照护服务,设立3350亿美元的儿童托育资金;

第二,为3、4岁儿童提供免费学前教育,并在各州合作建立混合交付系统(公共、儿童托育中心、家庭中心和开端计划):

(1)建立安全、节能、适合发展的儿童托育设施;

(2)增设儿童托育设施税收抵免,以鼓励企业在工作场所建造儿童托育设施(抵免每个设施首笔百万美元建筑成本的50%)。

第三,提高托育员的工资和福利。有类似资历和经验者,应保证与小学教师同等待遇;

第四,可退还的税收抵免应高达8000美元(1个孩子)或16000美元(2个或2个以上孩子),以帮助低收入和中产阶级家庭支付儿童托育费用;

第五,按比例灵活补贴,确保收入低于所在州家庭收入中位数1.5倍的家庭不必为有质量的托育服务支付超过其收入7%的费用。

(1)与各州合作,确定质量标准,包括适合儿童发展阶段特点的课程、小班教学、积极的教育者,儿童社交和情绪发展的促进;

(2)支持早期教育工作者的专业发展、认证、培训,以及财务稳定。

第六,在社区大学投资儿童托育及其他综合服务(在大学为学生家长提供儿童托育服务);

第七,搭建培训和职业阶梯:通过投资高质量的培训、以证书为导向的教育计划、持续的职业培训和专业发展,为儿童早期发展行业从业者增加获得资质证书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