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bokeoedu.com +86 188-1187-2646

今天,我劝退了一个想在深圳开幼儿园的老板!

by 太原代孕   来源: 加盟托育
2021-07-22

前段时间,一位民办幼儿园举办人向中教投研小秘书反馈,周边的公办幼儿园把我们的老师都招走了,中教投研能不能报道一下?这个事情,我想了好久,也没有回答他。怎么说呢?这其实是个送命题,我们只好选择沉默。

如果我说,你认栽吧,好像又没有照顾到他的困境和感受,但是如果我们借这个事情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比如批评公办园不应该去抢民办园的师资,批评人员的流动,那么,这样的声音也是怪怪的,也不符合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毕竟,我们不也是天天呼吁应该提高幼儿园教师薪资水平吗?

3月7日,一位来自西安的幼儿园朋友突然问我,刘老师,请教您一下,深圳近几个月民办园老师薪资待遇有大幅度提升吗?听说是公立幼儿园薪资提升引发的。

深圳民办园薪资是否提升我不清楚,但是从去年开始,大规模民办园转公以后,原民办园教职工的薪资有较大幅度提升,据我跟一位幼儿园主班老师打听的结果,幅度大概在50%左右。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我又向龙岗区一位园长打听了一下,她所在的园在去年下半年转公。这位园长反馈回来的信息是,转公后的幼儿园主班、副班、保育的薪资分别是9600元、7000元和5600元,包含个人社保、公积金部分,不包住。

坦白地讲,这个薪资是不低了,但是仍然跟不上深圳的社会平均工资,与公办在编的教师薪资相比,也是差了一大截,这意味着在“同工同酬”大趋势下,公办临聘教师的薪资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同处一个行业,民办园该怎么办?

马云说,员工离职,原因林林总总,说白了就两点:1、钱没有给到位;2、受委屈了。

因此,当公办幼儿园给这些临聘教职工提升薪资的时候,民办园如果想保证员工稳定,也只有跟进提薪,否则必然面临员工流失。

这是非常简单的市场化规律,现在我们也可以回答开头那位浙江举办人的提问——“公办园抢走了我的老师,我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大幅度加薪,把老师抢回来,不然还能怎么办?现在是一个资讯高度发达的移动互联时代,人手一台智能机,只要愿意随时可以看到整个世界!像以前一样谈情怀、画饼终究作用有限。

真是巧了!3月8日早上,一位在深圳做公司的朋友一本正经地问我:深圳现在开办幼儿园好搞不?

这也是一个不太好回答的问题。你们知道,我是财经媒体出身,后面半路出家研究了几年幼儿园行业,但是媒体人的一个通病就是无论看什么问题都习惯于带着问题视角,很容易看空一个行业——这不利于做投资,做投资要寻找亮点,会画饼。

以前研究上市公司,凡是我看不上的公司在二级市场涨势都很好,看好的则都是熊股,真是奇了怪了,我后来就得出一个结论,若要投资炒股,且不可看新闻做决策,尤其是哪些所谓上市公司深度报道,当然,上市公司的资讯还是要看的。

对于深圳幼儿园行业的发展前景,我也是感到前景不乐观,也不能说现在不能再去投再去做,关键是要看谁去投,谁去做。

如果你已经有丰富的办园经验,手上还有一堆园,那么这里仍是一片投资幼儿园的沃土。

如果是半路出家那就算了,因为现在投资幼儿园的回收期已经远远长于以前,且面临的宏观发展环境也不如以前,无论政策,还是人口趋势都是如此。

你甭看深圳的人口增长迅猛,人口出生率以及新生人口都处于高位,但这个形势在目前房价高企、生活成本以及各种成本不断攀升的情况下,也可能很快发生逆转,对于这个时间,我觉得就三五年,不会太长。你甭看深圳人口平均年龄有多小,有多年轻,以及人口出生率有多高,但是另外一个数据会吓死你,那就是这个城市的结婚率可能已是全国最低点。

都不结婚了,单身了,还哪里来的出生率?

但人口的变化因素不光影响幼儿园,还影响其他行业,对所有的行业都是一样的。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为重要的是,幼儿园行业的发展面临的是一个扭曲的竞争环境,这个简单来说就是:

如果我们将幼儿园看成一个蓄水池,它有两个端口,一个是进水端,对应幼儿园的收入,一个是出水端,对应幼儿园的支出。那么这个水池的进水端实行的是计划经济,而出水端实行的则是市场经济,同时你面临的又是有财政支持,可以在支出端跟你大打价格战的公办园,不能说所有的民办园都活不下去,但至少活起来要比以前艰难很多了。

你想想,你的收费受到了管控,但是你的支出端构成——教师薪资、房租、水电、物业、原材料等等各方面都需要按市场的规律来,如果不按市场的规律来,你的老师会流失完,办学品质会下降,你招到孩子,也找不到老师管或者只能找较差的师资来,较差的师资又容易出现安全事件,只需一次,你就会陷入巨大的困境,这样就陷入了恶性循环。

我们面临的又是一种怎样的宏观环境?

现在是信用货币时代下,不管国内还是国外,无论采取何种政治体制,只要遇到点什么困难,解药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放水印钱,无论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最终都是货币政策。

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知道,长期看,利率肯定还会往下走,资产价格还会往上走。有人不懂中国北上广深的房价为什么一直蹭蹭往上涨,这中间货币超发的贡献非常大。我们天天骂美帝货币超发,但我们偷偷地比人家印的还要多,只是喉舌都被管住了,没人扯下皇帝的新装而已。

这个宏观大环境也决定了,幼儿园的成本支出端,无论公办还是民办都将跟随其他行业一样,持续的地往上走。

支出端往上走,如果收入端不调整,或调整滞后,那么作为蓄水池的幼儿园就会面临资金枯竭,甚至倒闭的情况。如果遇到这个情况,你怎么办?去拿幼儿园贷款,去融资?不好意思,教育类资产无法抵押和融资,人家更愿意接受的是用你的私人资产做抵押,用你的收入去还月供,而且你融资的利率一定是市场上最高的。

说真的,如果你有几百万想在深圳开个幼儿园,我建议你还不如买现在四大行的股票,分红吃股息大概率都比投资幼儿园赚钱,而且还省事,不用管什么晨检、安检、年检、卫生和安全。

为什么幼儿园以前是个好资产?那是因为,以前收入端还没有受到那么严格地管控,而支出端也处于一个稳态的低环境,大家都是幼教人,薪资都低,就没有什么心理不平衡。

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政府已成为这个行业最大的玩家,又控制着钱袋子,舆论又支持继续扩大公办园的基本盘,作为社会力量,尤其是半路出家的跨界资本,只能说现在进场你十有八九会被埋。

当然,我也不是说,民办园都活不下去,那些现有支出端远远高于公办园的一些高端园所还是可以的,他们的支出端已经高过平均线,而在收入端又掌握着极高的话语权,这种是日子在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消费升级的情况下却是越来越滋润了。

但问题是,又有多少人能拿到高端场地资源?尤其是所有的新建小区住宅配套幼儿园都必须做成普惠园或公办园的情况下,有多少人能拿到这类资源?

好了,不说了,经历这两年的政策洗礼,很多幼儿园尚未享受招生上的蜜月期,但资金监管、关联交易这块也是实实在在的痛,该怎么办?我推荐幼儿园举办人们参加一下关联交易实务论坛,多学习些理论知识作为储备,不至于在问题来了,也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