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bokeoedu.com +86 188-1187-2646

从“限制”到“兴办”,被政策青睐的托育是下一个风口吗?

by 郭蓓蓓   来源: 加盟托育
2021-07-22

两次政策的下发,从“限制令”到“兴办令”

时至今日,2021年已然过半,教培行业的整改大政策仍未下发。

然而在这半年里,教育部各份改革政策及指导意见一直在纷纷不断地下发至各个行业赛道之中。

政策纷至,各家赛道真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对于面向婴幼儿群体的赛道来讲

,上一次引发全行业轰动的文件,便是《教育部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

彼时正值四月初,该《意见》中重点指出,

各级教育部门要会同有关部门持续加大对校外培训机构、小学、幼儿园违反教育规律行为的治理力度

,开展专项治理。落实国家有关规定,

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

。教育部门应根据有关线索,对接收学前儿童违规开展培训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严肃查处并列入黑名单,将黑名单信息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按有关规定实施联合惩戒。

此份文件一经发布,便在教育培训行业内掀起了热议的浪潮,各大媒体平台迅速转发,讨论热度居高不下,

众人的目光齐聚早幼教赛道

之所以引发行业轰动,实在是因为近年来早幼教赛道的热度有目共睹,其规模一直在逐年增加

。据《2020中国教育培训行业报告》中的数据指出,

早教行业市场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5.44%

。2010年时,中国早教行业市场规模仅为620亿元,而2017年已达到1900亿元,2019年达到2500亿元左右,2020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将达2900亿元!


而这一当红赛道,就这样直接收到了政策递来的一纸“限制令”。

然而近日,早幼教行业再次被政策点了名字,但此次引发的行业轰动,却是带着闪闪的金光。

6月2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3部门发布《“十四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程和托育建设实施方案》。


统览文件内容,一行文字惹人瞩目:

“扩大普惠性托育服务供给,支持企事业单位等社会力量举办托育服务机构。”

公建民营、支持兴办,托育赛道进入高光时刻

在2021年全行业陷入整改期的大境况之下,有这样一份利好文件的出台,无疑是让人振奋的。

这一消息立即登上热搜,热度在短时间内突破1亿。


一直以来,“养老”及“托育”一直是高度受到重视的民生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养老、托育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抓住重点难点问题,补齐养老托育短板弱项。

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聚焦“一老一小”领域扩大养老托育服务有效供给,提升服务质量,完善服务体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和党中央、国务院有关文件要求,制定出

“十四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程和托育建设实施方案

方案中提出,

要扩大普惠性托育服务供给,支持企事业单位等社会力量举办托育服务机构

,支持公办机构发展普惠托育服务,探索发展家庭育儿共享平台、家庭托育点等托育服务新模式新业态。


其中,方案更是进一步提到:支持公办托育服务机构建设,

鼓励采取公建民营、购买服务等方式运营。

支持社会力量发展社区托育服务设施和综合托育服务机构。

新建、改扩建一批嵌入式、分布式、连锁化、专业化的托育服务设施,提供全日托、半日托、计时托、临时托等多样化的普惠托育服务。

培育承担一定指导功能的示范性托育服务机构,发展互联网直播互动式家庭育儿服务,鼓励开发婴幼儿养育课程、父母课堂等。


可以见得,《实施方案》中已然是在传递出对于托育赛道的利好趋势。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所研究员李璐

对此表示道:“其实很多托育服务企业是需要在初创和发展期,来进行政策和投资的推动的。”

“这次的实施方案对于这些初创企业和发展期企业来讲,能够实现先上马再健康顺利开业的这样一个推动作用。”

在政策支持与推动下,托育能否站上下一风口之位?

那么,在政策的大力支持与推动下,

托育赛道是否能够站上教培行业的下一个风口之巅呢?

有人分析道,托育赛道是个典型的政策驱动型行业。社会的变化扩大着托育的需求,目前社会上工作及经济压力的普遍增高,也使得托育成为越来越多家庭的刚需。

然而,光有需求的扩大并不能足以说明这个赛道是个简单易做的风口赛道。

曾有业内人士对于托育赛道进行过商业角度的细致分析,其中,

师生比低、客户周期短、风险性大是托育赛道的三大弱势因素。


对于师生比来说,托育赛道面向的群体年龄是非常小的

,主要针对的是0~3岁的孩子,这就直接导致了其师生比无法与其他赛道比拟。对于一家托育机构来说,一般都是一位老师要照看一个小孩,

而若孩子的数量增加,那么意外风险就会随之增加。

所以在托育机构里,教师的成本是非常高昂的。

客户周期短也是托育赛道难以避免的一点

,一般来说,家长们都至少要在孩子2岁后才放心把孩子送去托育机构,然而这就意味着孩子在机构相处一年多后,就要去上幼儿园。如今更普遍的现象则是,很多家长会为了让孩子能够更加顺利的适应幼儿园生活,才会把孩子送去托育机构让其适应一小段时间。

然而,如果将视野放宽至整个早幼教赛道便可见得,

目前有大量从业者会认为,托育比早教要好做得多。

广证恒生证券教育行业首席分析师黄莞曾分析过:“早教需要保持60%左右的消课率才能获得托育机构同等水平的净利率。在市场普遍运营能力的水平下,经营托育业态的盈利能力大概率要优于早教业态。”

显然,如今在政策层面上,托育赛道也开始走上了政策吹动的风口之位。

对于本次发布的《“十四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程和托育建设实施方案》新发政策文件,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政协委员贺丹对此表示道:

“有民营托育机构担心,如果大力举办公办托育机构的话,民营托育服务的发展空间是不是就没有了。我则认为‘公办民营’和‘购买服务’恰好传递了一个积极信号——专业能力强、品牌效应好的民营机构反而会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因为他们可以参与公办机构的运营。”

贺丹进一步表示道:“‘公办民营’和‘购买服务’可以减轻财政负担,实现‘养事不养人’。此外,

如果由民营机构来运营的话,管理机制、薪酬待遇等方面会更加灵活

,这有利于稳定托育赛道的人才队伍,从而提高服务供给质量。”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校长邦“(ID:xiaozhangbang),作者哲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幼儿
  • 早教
  • 托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