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bokeoedu.com +86 188-1187-2646

蝶恋花——托育的生存之路

by 高宝玉   来源: 加盟托育
2021-07-23

蝶恋花 柳永(宋)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导语:

在当下的中国,托育是在当下被过度放大的市场,它和人口基数关系不大——画像的断层、认知的断层、人口的代差、师资的不足,都决定了这个市场看起来潜力很大,但是等它全面飘红还要等上相对漫长的时间。

上一讲,我提到托育“三位一体”的救赎之途: 产品+资本+运营; 这一讲,我们谈谈托育的生存之路。

核心观点:

不要在一个城市做品牌矩阵,降低试错成本; 在行业刚起势的时候先考虑如何活下去,认清行业壁垒; 一个行业从方兴未艾到欣欣向荣或许需要一代人的努力。

伫倚危楼风细细

托育市场空间被夸大,国内入托率目前仅达4% 我一直觉得托育的风口是非常好,但是这个市场当下有些被稍稍放大。 幼儿园到底是一个多大的市场? 有的说5000亿,有的说8000亿,尤其在2016、2017年幼儿园最火爆的时候。 有人说,托育市场现在已经进入千亿规模,我认为这其中不乏主观臆断和夸大的成分; 至少现在这块蛋糕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大。 我举个例子,幼儿园的入园率很高,因为这不仅仅是刚需,而且是一种清晰的认知和习惯——消费者已经习惯了孩子过了三岁就要入园。 但中国的入托率仅达4%,如果让中国的家长马上习惯入托,不管从认知层面还是从习惯层面,都需要一定的时间。 至于原因,第一个是人口代差和认知层面的断层。 在一个城市做品牌矩阵的试错成本太高了。有很多赤裸裸的案例就发生在我们眼前,包括业内有些已经获得巨额融资的托育机构,不管是直营还是加盟,甚至很多经历了时间沉淀的校区,满园的也是寥寥无几。 最近两个月,频发托育机构或跑路、或资金链断裂的新闻,这对这个行业的发展并不是什么利好的消息。 究其深层次的原因,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机构大部分都是过度放大了单个城市的市场容量,在单个城市密集布局了托育机构。其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但是,凡事都要有个度,教育不能搞浮夸风,不是有“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那种武断的认知。 中国是一个人文环境非常特殊的国家,就生育率而言,改革开放以后,据不完全统计,北上广深这种一线城市一百年只有三代人,在这种代差下,老人的精力和能力都未必能在“隔代教育”中发挥作用,所以托育在一线城市目前还是有市场的,当然这和一线城市的消费能力和消费观念也有一定的关系。 二线城市一百年四代人,三四线城市一百年五代人,现在五世同堂的家庭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不是少数。 把五世同堂的孩子送去托育, 在消费观念上和人文观念上都是行不通的。 我们在安徽蚌埠有一家托幼一体的中心,今年3月份开业,托育的配置比幼儿园高、费用比幼儿园 低。 到现在,幼儿园招生非常顺利,但是托班几乎无人问津。 这就是这个市场当下的现状——人口代 差和认知断层。


草色烟光残照里

第二个问题,政策断层。 国家在对幼儿园政策做出调整的时候,作为一件是高瞻远瞩而作的民生工程,是需要时间来消化和沉淀的,才能形成新的幼儿园市场的格局。所以,托育的政策,也一定会逐步出台,分布落实,我们必须扎扎实实,不能操之过急。 第三个问题,师资断层。 中国现在的托育机构包括我们在内,现在最缺乏的也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是师资。 我对很多机构刻意包装我有多少名师是非常反感的; 因为我是做老师出身的,深知优秀的老师不是可以量产的,在这一点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知。 我觉得,如果师资都解决不了,根本谈不上托育的健康发展。 中国现在的高校、职业学校也还没有开设过这个专业,当下找优秀托育老师的难度会大大加大。 我 认为,不但要关注优秀托育师资的储备基数,更要把托育的专业建设,托育的课程培训和托育的人才输出作为企业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所以,这三个断层,是托育的市场在当下被稍稍放大的原因。 解决不了这三个问题,托育就不可能迎来可持续的发展。


拟把疏狂图一醉

解决生存问题的两个关键: 布局和合作 我相信很多在当下布局托育的企业都处在“先活下来的”第一个阶段。 怎么活下来? 要追溯到我们的布局。 我们在布局的时候,为了降低运营风险,也为了不一下子把鸡蛋搁在一个篮子里,大致上把店分为三种店: 旗舰店、标准店和社区店。 旗舰店在青岛、标准店在大连、社区店在蚌埠。 我不光在城市上做了分层,在园所的规模上也做了差异化。只有这样,我才 有可能最大限度分化前期投入的成本,换句话讲,叫试错成本最低化。 完成布局,就要考虑如何运营了。我认为,分摊成本和渠道共赢是一个新兴行业的立足之道。 我开始尝试跟政府、跟地产、外资合作。 几乎每一家园都是不同的业态,各取所需,各出所长。 比如我在大连的标准店,我选择了和物业公司合作。 物业手里有闲置的房屋要处理,他们出房子, 他们出装修,我来运营,我还控股。 而且我能把营销成本降到最低,物业可以把教育作为物业的增值服务直达每一户。 最后一个我要重点说一下跟外资合作。 我们跟日本合作在大连投了第一家中日合资园,我在日本友人面前就不会像在自己的同胞面前讲话这么实诚了,我要突出中华民族的民族自豪感。 我让这位日方投资人清楚的都是满满的正能量: 就托育而言,中国市场很大,人口基数大,中国人民多子多福的朴素思想,更何况政府还鼓励……话还没说完,他就表示要投。 其实之所以引进日方是因为资源整合的需要,我需要的是他的资源,而不是需要他的钱。 这个资源就是我刚才强调的三个断层中最为关键的师资断层,我需要他的师资资源。 在我看来,我们要高筑墙需要三块内容: 课程、运营还有师资。 将来谁可以提供优秀的合格的教师,谁就能走得更长久。 所以科学严谨的体系、优秀的师资、强大的运营能力才是托育企业未来的核心竞争力,才是最重要的行业壁垒。


衣带渐宽终不悔


解决发展问题:合理扩张、敬畏政策 活下来之后,第二步,我们需要考虑扩张的问题。 一线的家长很专业,托育应该用什么体系、什么教材、孩子可以得到哪些方面的提升、应该重点关注孩子成长哪些方面,说起来头头是道、娓娓道来,有时甚至用心到让我这个专业做托育的怀疑人生。 到二线家长对托育的认知就稍微弱一点,到三线、四线更弱了。 换句话讲,我们苦心包装出来的高端说辞,到了市场上,尤其是二三四线的市场上,用一个成语叫“曲高和寡”。 认知层面的断层会决定很多机构在快速扩张的时候遇到最大的也是最危险的一个壁垒: 没有先给自己筑起一道墙,做出行业标准; 还盲目扩张圈别人的地,这不符合教育的逻辑,也不符合市场的逻辑。 所以,前期大家不要盲目扩张,要认清楚行业的壁垒,不要过于放大托育的蓝海。 入托从4%到80%,大家觉得要过多少年? 五年、十年,甚至需要一代人的不懈努力。 它不是仅仅靠人口的基数就可以放大出来的市场,画像的断层、认知的断层、人口的代差、信息传递的不对称、师资储备的不充足,都决定了这个市场看起来潜力很大,但是等它全面飘红还要等上相对漫长的时间。 所以,在扩张思路上,要理清思路、做适度的扩张、占领市场。 第三步,我们呼唤一件事情是“敬畏政策”。 我 最近在好几次公开的活动上都在讲这句话,我们过往总有一些(包括我在内)的创业者去尝试打政策的擦边球,这很危险。 我们千万不要低估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解决民生问题上的决心。 因为教育是民生工程,提高生育率是国策,这就是政府为什么要做普惠型幼儿园,又为什么要把托育做起来。 所以托育作为政策的风口,将来当我们会共同见证那些敬畏政策,扎实做教育的托育企业,在历经五年、十年之后迎来井喷式的爆发。 我们要敬畏政策,敬畏教育; 敬畏,是我们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应有的最基本的态度。 我们真的希望有那么一天,幼有 所托,托有所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