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bokeoedu.com +86 188-1187-2646

早教行业跑路频发 各种政策逐渐萌芽

by 胡海青   来源: 加盟托育
2021-07-22

  “0-3岁的早期教育,在于陪伴,在于爱的关怀,在于塑造一种激发潜能的环境,而不是急功近利地知识‘填鸭’。”焦亚琼说。

  广州一位家住天河区龙口西的家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选择早教机构时,各种洋品牌本土品牌看得人眼花缭乱,“个个号称是‘全球领先’‘精英教育’,想找个可信的参考信息也找不着”。

  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了广州市多家早教机构,发现各机构除了师资和课程上良莠不齐,在卫生和安全上也不一而足。部分早教机构的教室里尖锐处防护不足,有家早教机构甚至地上还有未扫净的脏物。

  天河区龙口东路一家早教机构建在五楼,上下只有一部仅容8人的电梯。而据这家早教中心的留学顾问介绍,该机构总共有两百多名会员,每次上课人数达数十人。若发生火灾等意外,人员势必难以及时疏散。据公安部消防局对幼儿园建筑要求,托儿所、幼儿园一般宜单独修建,如设置在多层建筑中,不应超过三层。而对有着年龄更小学生的早教机构,却无相关硬性规定。

  政策萌芽

  2013年初,教育部选定全国14个地区进行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在试点通知中,教育部提到以公益普惠作为基本目标,重点探索管理体制、管理制度和服务模式等方面。

  从各试点目前出台的政策来看,各地主要依托当地幼儿园等学前教育资源向前延伸至0-3岁领域。大连市教委联合大连职业技术学院培养早教教师,并对培训合格者颁发早期教育教师资格培训证书。青岛市于2014年12月份出台《青岛市0-3岁婴幼儿教养指导纲要(试行)》。但截止到目前,全国尚未形成统一标准。南方周末记者就试点阶段性成果联系采访教育部,但尚未收到回复。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系副教授张文国解释了早教行业政策监管上发展缓慢的原因:尽管早教问题备受关注,但是教育部门解决起来有些力不从心。早教甚至幼儿园阶段都不属于义务教育。早教的发展牵涉到法规制定、资金投入、师资培训等问题,在幼儿园发展仍未完善的背景下,这些问题很难解决。但将早教机构纳入教育部门的监管之下,则非常有必要。

  未划为试点的地区也在探索早教行业规范化的路径。据焦亚琼介绍,广东省正在摸索一种新的管理模式——“政府授权下的社会管理”。在这种管理模式的蓝图中,政府部门委托授权,行业协会积极作为,早教机构进行普惠性服务。广东早教市场发育早,截至目前有2899家在工商注册登记且有招生活动的早教机构活跃在广东市场上。作为全国第一家省级早教行业协会,广东早教协会正进行调研、评优活动,以便成为对接政府和市场的桥梁。

相关阅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