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bokeoedu.com +86 188-1187-2646

应将托幼机构纳入社区公共服务

by 马艳华   来源: 加盟托育
2021-07-27

对于深圳大多数家有“小奶娃”的父母而言,托幼是让他们倍感焦虑的难题。南都记者

徐文阁 摄

南都调查

在福田区五洲星苑小区,政府提供资金设立的社区服务中心,有专职社工提供几乎相当于免费的0-3岁幼儿托管服务;在南山区华侨城里,来自台湾的婴幼学苑,虽然每月日托学费高达1.2万元,其“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课程设置,也让小宝宝们在此得到优质的照料。但是对于深圳大多数家有“小奶娃”的父母而言,育儿嫂难找,幼儿园不收,私立幼儿托管机构鱼龙混杂,仍然是让他们倍感焦虑的难题。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深圳存在三种类型的托幼机构:由政府购买服务,在社区服务中心为0- 3岁幼儿提供临时托管服务;个人在住宅区内开设的家庭式0 - 3岁幼儿日托、晚托,通常无牌无照;私立幼儿托管机构,部分走高端路线,引进欧美比较成熟的婴幼儿教育模式,但学费昂贵。

上个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要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教服务问题。今年深圳市两会期间,政协委员高金德、潘争艳、崔军、黄丽萍、李毅联名提交关于“加强我市0-3岁幼儿教育和托幼服务市场改革发展”的建议,提出全面摸查深圳幼儿早教服务机构,设置准入清单,明确主管部门,将幼儿服务纳入政府社区公共服务范围,在成熟社区设立育儿咨询指导中心,引入专业社工服务,给年轻父母交流育儿经验提供场地,也给孩子营造同伴交往的环境。

样本

月收费1.2万元 婴幼学苑设在高档住宅区

优势:招收6个月-12个月幼儿 劣势:高额收费毕竟不是大多数家庭可以承受的“妈妈,妈妈!我跟Samgoodbye了,今天还唱歌了,我给你表演!”下午四点半,家长吴女士来到位于华侨城的某婴幼学苑,接2岁6个月的女儿放学。女儿刚上完英语课,看到妈妈站在门口,兴奋地扑过来说个不停。

吴女士说,孩子2岁入园,相对于这家婴幼学苑秉持的教育理念与提供的婴幼儿早期教育服务,一个月1 .2万元的学费还是比较合理的。“孩子是最真实的,她高兴难过不会掩饰,我从孩子的表现就会很放心,她会把在学校的一切都告诉我。”吴女士认为,孩子戒奶后就可以送到婴幼学苑,只是深圳目前提供的0-3岁婴幼儿日托机构数量甚少,家长选择余地也小。

该婴幼学苑创始人齐老师告诉记者,它是深圳首家为0-3岁婴幼儿提供早期教育服务的学校,已在台湾运营30年。齐老师告诉南都记者,深圳的幼儿托管机构通常只接受2岁以上的孩子,一岁以下婴幼儿特别少,主要是因为家长通常会有顾虑,觉得宝宝太小了,尤其是家里老人特别不放心、舍不得。目前全园有15位教师,30位1-3岁的宝宝,学段分为3-7阶。3阶招收6个月-12个月的幼儿,一个班3人,配备一位老师。该学苑尚未获得6个月以下婴幼儿的托育资质,最小入园的宝宝11个月大,当时还不太会爬,现在已经能走能跑,开始学说话了。

政府提供专项资金 社工提供临时幼儿托管服务

优势:收费合理、离家近 劣势:场地有限,只能将孩子数量控制在10人以内

优质教育资源所对应的高收费毕竟不是大多数家庭可以承受的。收费合理、离家近,福田区五洲星苑小区的居民成为政府买单设立0-3岁幼儿托管服务的首批受益者。

2017年6月,一则招募通知出现在福田区五洲星苑小区。其中,最令人瞩目的一则信息是“孩子临时托管”,部分小区住户以及周边居民看到这则通知后,立马加入了该项目的微信群。甚至有罗湖、南山、龙华的妈妈,因为有托管孩子的需求前来咨询。

这个项目由深圳市红树林社工服务社负责开展,在五洲星苑C座8B,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走进去可以看见“育英园— 家庭育儿支持中心”字样。项目负责人雷老师介绍,项目申请到福田区政府社会建设专项资金,主要服务内容是伴侣、亲子关系的体验式主题工作坊等,首小时免费。由于一些家庭没有老人或者保姆帮忙带孩子,有时候家长临时有事,特别希望有个地方可以托管0-3岁的孩子。有个妈妈家住南山,尽管路途遥远,仍然每天把孩子送来托管。

幼儿园放学后也是育英园的热闹期,孩子们在这里有固定玩伴,对于很多家长来说,省了不少事。雷老师介绍,这个项目目前试运行了半年时间,有两名专职工作人员,由于资金有限,场地有限,所以只能将孩子的数量控制在10人以内。开展托管服务以来,有家长来做志愿者,从家里带来绘本、玩具,提供给来这托管的孩子玩。市民张先生说,这个项目解决了0-3岁孩子的托管痛点,如果每个社区可以有这样一个专业的托管中心,由政府购买社工服务,肯定很受家长欢迎。

雷老师表示,进入社区做这项服务后,也考察了多家早教中心,与早教中心高昂的收费相比,社工机构提供的是一种公益服务。如果想要把这件事做好,需要得到政府层面更多的支持,比如通过申请“民生微实事”项目经费得到资金保障,可以培训更多的专业员工,持续稳定的提供服务。但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为社区所能提供的托管服务有限。

现状

0—3岁托幼市场“三不管”

记者了解到,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不少国有企业和机关单位都开办了托儿所。2003—2005年,这些托儿所在市场化的过程中被逐渐“取缔”。2012年,《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印发,提出建设规范化幼儿园,对班额、生均占地面积、入园年龄等都做了明确规定,因此不少公办幼儿园也陆续取消了托幼班。

公办托幼班取消之后,一些社会机构趁机纷纷开办起婴幼儿托管班。但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教育部门审批发放的办学许可证,只针对教授知识或技能的培训机构,0—3岁的托管机构不在此范畴。也就是说,这些托幼机构只能进行工商注册。而工商部门只能对机构的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对教学内容、师资和环境等问题却无法监管。

问题

全民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

今年深圳市两会期间,政协委员高金德、潘争艳、崔军、黄丽萍、李毅联名提交关于“加强我市0-3岁幼儿教育和托幼服务市场改革发展”的建议。提案聚焦了深圳幼儿早教托养服务市场存在的现状及问题,如:深圳幼儿早教托养服务市场发展早,市民对更优质幼教服务需求与发展的不均衡不充分的矛盾更为凸显,加上放开二胎,使得幼儿早教服务成为竞相进入的利益可观的市场。

高金德指出,此项服务接受方属于无行为能力的幼儿,其服务的好坏存在很大的信息不对称性。同时,针对幼儿早教托幼机构的政府审批、管理、执法等部门职责不明确,机构数量不足、标准缺失,深圳的婴幼儿早教市场处在快速发展与“发育不良”共存阶段。

而“托幼”机构又不同于幼儿园,它不仅包括教育,也与医疗有关,包括儿童的保健、喂养等。深圳幼儿早教托幼服务涉及市场监管、教育、卫生、妇联等部门协作,但没有明确0-3岁儿童服务机构主管部门,也没有纳入政府公共服务体系。政府对学前教育投资不足,居民社区育儿服务配套基本空白,目前仍是全民教育体系链条的薄弱环节。

建议

实施清单准入 加强政府监管

如何破题?委员们提了八点建议:

全面摸查。

明确由市市场监管委牵头,会同教育、公安、妇联对深圳幼儿早教服务机构进行一次全面摸底,公布合法机构名单,供家庭选择和社会监督。对现有机构分类管理,对于非法设立或资质缺乏的,区别情况限期整改到位,整改期间暂停经营。

清单准入。

有关职能部门应协调明确我市社会力量举办幼儿早教托幼服务机构应具备的条件和资质清单,向社会公布。对申请者实行严格审查准入和定期检查备案制度。

提高素质。

建立幼儿早教服务从业人员资质考核认证制度,全面强化对从业人员专业技能、思想品德等继续教育,考核成绩与资质定期认定结合,促进从业人员整体素质的不断提升。

政府监管。

应明确市市场监管委为执法部门,发现非法或不具备资质的机构要取缔。要会同有关部门随机抽查幼儿在园录像、饭菜品质、卫生消毒等。有关部门要建立安全预警机制,及时排除隐患,制定突发应急公共事件预案。

机构尽责。

幼儿早教服务机构应切实履行安全生产责任制,建立内部事故责任追究制度,完善内部管理。

家长监督。

作为幼儿法定监护人,幼儿父母和家长也应尽责,了解机构内部运作,自觉实施监督,发现异常情况及时向执法部门报告。

社区配套。

将幼儿服务纳入政府社区公共服务范围,在成熟社区设立育儿咨询指导中心,引入专业社工服务,给年轻父母交流育儿经验提供场地,也给孩子营造同伴交往的环境。

管理立法。

把幼儿教育服务管理立法提上议事日程,明确监管主体,构建政府、市场、家庭、社会力量四方合理配置的幼儿教育服务体系。

采写:南都记者 朱倩 李榕

相关阅读

Tags